在我最需要人保護的時候母親不能挺身而出


合肥私家調查在我最需要人保護的時候母親不能挺身而出,我是個農村女孩,小時候父親去世早,母親帶著我改嫁繼父。繼父外表看起來挺忠厚老實,實際上特別自私,心里只裝著他們父子倆,一直拿我和母親當外人。母親為了向他表示忠心,不惜讓初中還沒畢業的我輟學出去打工,掙來的錢留著給那個異父異母的哥哥娶媳婦。

通過中介我去一戶人家做保姆,一個偶然的機會,我得知保姆也分三六九等,便利用業余時間報名去聽課學習。因為我機靈勤快業務嫻熟,得到一批老主顧的青睞,幾年時間從一個農村姑娘,一躍成為一個在圈子里挺有知名度的金牌保姆,月薪高達一萬多。

在城里見多識廣后,我意識到那個家是個填不滿的無底洞,所以我最后給他們一筆錢后便斷絕來往。這幾年我全部心思都用在賺錢上,想買間單身公寓給未來一個保障,或許是我努力拼搏的樣子感動了上蒼,在29歲那年經人介紹認識老公,兩人墜入情網,很快確定戀愛關系。

老公是城里人,家庭條件不錯,公婆待我也如同親生。我很珍惜擁有的幸福,擔心他們會看不起我的出身,便撒謊說自己是個孤兒,我悲慘的遭遇令婆家人動容,對我更加呵護,還讓我搬到家里住。畢竟還沒有結婚,我擔心傳出去影響不好,公婆看出我的顧慮,便讓我們先領結婚證,等十一再補辦婚禮。

就這樣,我成了老公的合法妻子,我發揮自己的特長,將家里收拾的一塵不染。我信心滿滿準備迎接幸福生活,可結婚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,突然發現老公反常,經常和公婆竊竊私語,晚上還老往外跑。他們看我的目光很復雜,我心里有種不好的預感,覺得他們一家三口肯定有秘密瞞著我,為了弄清楚情況,我決定偷偷跟蹤老公。

通過連續幾天的觀察,我發現老公晚上八點左右出去,那天我假裝和小姐妹在外聚會,貓在家對面的花叢中。果然到了晚上八點零五分,老公準時下樓,順著馬路往西街走去,我保持距離一路跟著,最后看他進了一個老舊小區里的一樓,我溜到窗戶下面偷偷往里瞅。

屋里的情形令我大吃一驚,只見老公正在和一個年邁的老人說話,她不是別人,正是我的母親。從偷聽來的談話中我得知,母親被繼父兒子趕出來了,她想投奔我,可是知道我的脾氣擔心不肯認她,所以只好想通過老公調解。

老公一直在安慰母親,讓她別著急,他會安排合適的機會讓我們母女見面,還說以后會給她養老送終。老公的話讓我非常感動,可是一想到幼年吃過的苦,在我最需要人保護的時候母親不能挺身而出,我心里就難過,不由得咬破嘴唇。雖然我知道不贍養父母是不對的,我也想做一個孝順的女兒,但是擔心萬一讓母親在家住下來,公婆會不會對我有看法,畢竟我對他們隱瞞了不堪的過去。